碧根果好难剥呀

与星星共眠✨

【狮心】甘霖

前言:是送给我滴团团 @脾气不太好 的文XDDDD,有部分二年级捏造,写法十分不高明了而且也有点赶em,可能会是个套文叭....可能(,是泉哥视角,如果OK的话请——


 春天是个多雨的季节。

  就算不下雨,到处也都透露着湿漉漉的气息,和难以言述的泥土味道融合在一起,呼吸都不快了起来。如果下了雨,肺部就能够直接喝水了,那时我就开始怀疑我究竟是在陆地上行走,还是在水下游行了。

  我一向是会放一把伞在包里面的,但今天放学后我在教室里把包找了个底翻天也没有找到。心想是放在练习室了也不一定,抱着这种侥幸心理,我借着一路的遮挡物到了练习室。很意外的,灯还亮着,不过我大概也能猜到里面是谁。他在也好,还省了我用钥匙开门的时间。

  我没敲门,直接扭动门把手走了进去,看到趴在地上用笔在空白五线谱上面边涂抹边哼唱的橘黄色人影也并没有惊讶,而是见怪不怪的直接忽略掉他,径直走向一般堆放东西的地方翻找。在弄出响声后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他一眼,不过他并未受噪音打扰一分,依旧在五线谱上涂涂画画,偶尔卡住了会用笔尾顶住下巴,鼓起面颊思考,想通了便会旁若无人的怪叫一声,然后迅速在那些间隔里填上音符。

  他在这件事上总是专注得可怕,我甚至怀疑过,就算拿个高音喇叭在他耳边大喊,他也不会分神看你一眼——不过我没实践过,这太蠢了。

  在搜寻一番后并没有找到那把备用伞,我颇有些烦躁的捏了捏鼻梁。身上粘乎乎湿漉漉的感觉太难受了,所以我才不想淋雨回去,而且雨天乘电车的人总是格外多些,挤在一起的感觉能让人浑身都不舒服。

  算了算了,反正忍耐一下马上就会到家了。

  这样毫无用处的自我安慰后,正准备离开练习室去成电车回家,路过他旁边是却被一把抓住了裤脚,险些摔倒。

  但还没等我发作,她就举起手中的那几张填满音符的五线谱,眼睛亮亮的喊我的名字,然后像小孩子一样开心的笑了起来,说他把新曲写好啦,问我要不要听。

  我嗯嗯几声含糊地准备糊弄过去然后离开,反正过几天也能听见,我并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他在哼乐谱的时候总会莫名其妙的又有些新的点子,然后旁若无人的开始修改起来。他这种想要写出最好的曲子的想法我们都知道,但这对于听谱子的那个人来说无疑是个莫大的煎熬。

  他撇了撇嘴,有些失落的‘喔’了一声,然后坐在地上收拾散乱的乐谱,顺便问我要不要等一下他,他收拾好就走。

  我低头看了他一会儿,思考了一下,最后点了点头,说了声好。

  他欢快的吹了声口哨,随即飞快的收拾起来。

  等我们走出练习室的时候雨已经小了许多,而且意外的,并没有平时下雨是那种厚重湿润的感觉,反而颇为清爽,印象中的土腥味并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有些清新意味的草木浆液的味道。

  他一路蹦蹦跳跳的,十分开心的样子,嘴里又在哼着陌生的音调,我估计不出三天,我的iPod里面又要增加两首新歌。他不仅哼着调子,还偶尔嘟囔些什么词,时而伫立思考,时而又跑起来哼唱,所幸现在放学已经有了一段时间,没有遇见别的人,不然我一定会装作不认识他然后快速走掉。

  大概是有雨点落在了他的脸上吧,他先小小的惊呼了一声,随即又用食指蘸起它放在眼前端详了好一会儿,然后一脸兴奋又严肃的看向我,问我雨水是什么味道。

  我皱着眉回答,我怎么知道我又没尝过,可能没味道吧。

  他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食指,然后想了想,舔掉了那滴雨水,还没等我说出这不卫生之类的话,他就仿佛品味了一番十分严肃的说,这是皱着眉的sena的味道,是苦的。

  然后又转过身,在稀疏的雨点中穿梭,快乐又愉悦的指着那些雨点说,这是撇嘴的sena,是酸的;这是生气的sena,是辣的;这是寂寞的sena,是咸的;这是......

  他接连着说了一大串,大概是为了有些音乐感,还给每句话加了个音调开心的唱了起来。我当时十分想把他的嘴打上封条封起来,再把他丢回幼稚园去,实在是太丢人又羞耻了,简直想让人默念一百遍“我不认识他”。

  我正准备有所行动的时候,忽然一滴雨滴落在了我的脸上,还没等我用袖子擦掉,另一只手就伸了过来拭走了那滴雨,然后放在舌尖细细品味后,开心的大喊,啊,这是开心的sena,是甜的!

  我忘掉我之后做了些什么,可能是恼羞成怒说了些什么,然后飞快的走掉了吧,过几天在iPod里面随便听歌忽然听见他录的这几句唱词后,我差点没失手把iPod摔在地上。等我问他,为什么他就不能有点高中生的样子的时候,他又电波的笑了起来,说,有sena在嘛,有sena这么喜欢操心的人在一定没关系的啦~气得我当时差点没用油性笔在他脸上写‘笨蛋’,他倒也笑嘻嘻的任我追着他跑,等到被敲头的时候又要佯装委屈的样子说sena好严厉哦之类的话,连睡间都被我们吵得换了个地方睡觉。

  那个时候的记忆都是鲜活的,生动的,就像他的发色一样鲜艳且富有生机的,没有一点要褪色的样子。

  除了之后出现的,大段的空白。

  

  从梦境中醒来后外面天色也有些晚了,窗外淅淅沥沥的下着雨,同梦里面有些相似,不过这次我在包里找到了伞,也再不会在练习室见到那个人。

  我还记得他住院时候的样子,原本流光溢彩的眼眸也失去了所有的光亮,宛如一滩死物,除了长久的发呆就是长久的发呆,贫瘠的语言根本唤不动他。甚至感觉他的身体也在飞快的消瘦下去,他原本个字就算娇小的哪一类,现在愈发像一只猫,就像他保护过的那只。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也什么都没说,只在病房门口注视了他很久,然后走掉了。

  这样一边回忆着那些并不怎么愉快的,灰白的往事,一边走到了教学楼底层,撑开了伞,慢慢地离开学校。

  雨滴砸在伞面上发出响声,下雨打伞的最大一个好处就是在人与人之间拉开距离,形成独立的空间,你可以颇为隐蔽的在自己的那方独立空间内干些什么,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在意。

  我忽然突发奇想想要尝尝雨水的味道,也可能是受了那个梦,以及那段回忆的影响,总之,我想要尝尝它的味道。

  是真的无味吗,还是咸味,酸味,辣味,或者......甜味?

  我于是伸出了手,接住伞沿落下的雨水,然后凑到唇边,轻轻舔掉。

  ......啊啊。

  我抬头看向四周,仿佛那人带有调笑意味的哼唱还萦绕于耳畔一般,伴随那些回忆一起,将我留在这个出现于雨幕的困境里。

  ——哪里有什么甜味啊,明明只是,只能够让味蕾感受到不快的苦味而已。

  我笑了笑,虽然我看不见,但是我能够感觉到,这个笑一定难看极了。


  已经完了啊。

                                  ——Fin——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