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根果超难剥

【狮心】甘霖

前言:是送给我滴团团 @脾气不太好 的文XDDDD,有部分二年级捏造,写法十分不高明了而且也有点赶em,可能会是个套文叭....可能(,是泉哥视角,如果OK的话请——


 春天是个多雨的季节。

  就算不下雨,到处也都透露着湿漉漉的气息,和难以言述的泥土味道融合在一起,呼吸都不快了起来。如果下了雨,肺部就能够直接喝水了,那时我就开始怀疑我究竟是在陆地上行走,还是在水下游行了。

  我一向是会放一把伞在包里面的,但今天放学后我在教室里把包找了个底翻天也没有找到。心想是放在练习室了也不一定,抱着这种侥幸心理,我借着一路的遮挡物到了练习室。很意外的,灯还亮着,不过我大概也能猜到里面是谁。他在也好,还省了我用钥匙开门的时间。

  我没敲门,直接扭动门把手走了进去,看到趴在地上用笔在空白五线谱上面边涂抹边哼唱的橘黄色人影也并没有惊讶,而是见怪不怪的直接忽略掉他,径直走向一般堆放东西的地方翻找。在弄出响声后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他一眼,不过他并未受噪音打扰一分,依旧在五线谱上涂涂画画,偶尔卡住了会用笔尾顶住下巴,鼓起面颊思考,想通了便会旁若无人的怪叫一声,然后迅速在那些间隔里填上音符。

  他在这件事上总是专注得可怕,我甚至怀疑过,就算拿个高音喇叭在他耳边大喊,他也不会分神看你一眼——不过我没实践过,这太蠢了。

  在搜寻一番后并没有找到那把备用伞,我颇有些烦躁的捏了捏鼻梁。身上粘乎乎湿漉漉的感觉太难受了,所以我才不想淋雨回去,而且雨天乘电车的人总是格外多些,挤在一起的感觉能让人浑身都不舒服。

  算了算了,反正忍耐一下马上就会到家了。

  这样毫无用处的自我安慰后,正准备离开练习室去成电车回家,路过他旁边是却被一把抓住了裤脚,险些摔倒。

  但还没等我发作,她就举起手中的那几张填满音符的五线谱,眼睛亮亮的喊我的名字,然后像小孩子一样开心的笑了起来,说他把新曲写好啦,问我要不要听。

  我嗯嗯几声含糊地准备糊弄过去然后离开,反正过几天也能听见,我并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他在哼乐谱的时候总会莫名其妙的又有些新的点子,然后旁若无人的开始修改起来。他这种想要写出最好的曲子的想法我们都知道,但这对于听谱子的那个人来说无疑是个莫大的煎熬。

  他撇了撇嘴,有些失落的‘喔’了一声,然后坐在地上收拾散乱的乐谱,顺便问我要不要等一下他,他收拾好就走。

  我低头看了他一会儿,思考了一下,最后点了点头,说了声好。

  他欢快的吹了声口哨,随即飞快的收拾起来。

  等我们走出练习室的时候雨已经小了许多,而且意外的,并没有平时下雨是那种厚重湿润的感觉,反而颇为清爽,印象中的土腥味并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有些清新意味的草木浆液的味道。

  他一路蹦蹦跳跳的,十分开心的样子,嘴里又在哼着陌生的音调,我估计不出三天,我的iPod里面又要增加两首新歌。他不仅哼着调子,还偶尔嘟囔些什么词,时而伫立思考,时而又跑起来哼唱,所幸现在放学已经有了一段时间,没有遇见别的人,不然我一定会装作不认识他然后快速走掉。

  大概是有雨点落在了他的脸上吧,他先小小的惊呼了一声,随即又用食指蘸起它放在眼前端详了好一会儿,然后一脸兴奋又严肃的看向我,问我雨水是什么味道。

  我皱着眉回答,我怎么知道我又没尝过,可能没味道吧。

  他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食指,然后想了想,舔掉了那滴雨水,还没等我说出这不卫生之类的话,他就仿佛品味了一番十分严肃的说,这是皱着眉的sena的味道,是苦的。

  然后又转过身,在稀疏的雨点中穿梭,快乐又愉悦的指着那些雨点说,这是撇嘴的sena,是酸的;这是生气的sena,是辣的;这是寂寞的sena,是咸的;这是......

  他接连着说了一大串,大概是为了有些音乐感,还给每句话加了个音调开心的唱了起来。我当时十分想把他的嘴打上封条封起来,再把他丢回幼稚园去,实在是太丢人又羞耻了,简直想让人默念一百遍“我不认识他”。

  我正准备有所行动的时候,忽然一滴雨滴落在了我的脸上,还没等我用袖子擦掉,另一只手就伸了过来拭走了那滴雨,然后放在舌尖细细品味后,开心的大喊,啊,这是开心的sena,是甜的!

  我忘掉我之后做了些什么,可能是恼羞成怒说了些什么,然后飞快的走掉了吧,过几天在iPod里面随便听歌忽然听见他录的这几句唱词后,我差点没失手把iPod摔在地上。等我问他,为什么他就不能有点高中生的样子的时候,他又电波的笑了起来,说,有sena在嘛,有sena这么喜欢操心的人在一定没关系的啦~气得我当时差点没用油性笔在他脸上写‘笨蛋’,他倒也笑嘻嘻的任我追着他跑,等到被敲头的时候又要佯装委屈的样子说sena好严厉哦之类的话,连睡间都被我们吵得换了个地方睡觉。

  那个时候的记忆都是鲜活的,生动的,就像他的发色一样鲜艳且富有生机的,没有一点要褪色的样子。

  除了之后出现的,大段的空白。

  

  从梦境中醒来后外面天色也有些晚了,窗外淅淅沥沥的下着雨,同梦里面有些相似,不过这次我在包里找到了伞,也再不会在练习室见到那个人。

  我还记得他住院时候的样子,原本流光溢彩的眼眸也失去了所有的光亮,宛如一滩死物,除了长久的发呆就是长久的发呆,贫瘠的语言根本唤不动他。甚至感觉他的身体也在飞快的消瘦下去,他原本个字就算娇小的哪一类,现在愈发像一只猫,就像他保护过的那只。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也什么都没说,只在病房门口注视了他很久,然后走掉了。

  这样一边回忆着那些并不怎么愉快的,灰白的往事,一边走到了教学楼底层,撑开了伞,慢慢地离开学校。

  雨滴砸在伞面上发出响声,下雨打伞的最大一个好处就是在人与人之间拉开距离,形成独立的空间,你可以颇为隐蔽的在自己的那方独立空间内干些什么,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在意。

  我忽然突发奇想想要尝尝雨水的味道,也可能是受了那个梦,以及那段回忆的影响,总之,我想要尝尝它的味道。

  是真的无味吗,还是咸味,酸味,辣味,或者......甜味?

  我于是伸出了手,接住伞沿落下的雨水,然后凑到唇边,轻轻舔掉。

  ......啊啊。

  我抬头看向四周,仿佛那人带有调笑意味的哼唱还萦绕于耳畔一般,伴随那些回忆一起,将我留在这个出现于雨幕的困境里。

  ——哪里有什么甜味啊,明明只是,只能够让味蕾感受到不快的苦味而已。

  我笑了笑,虽然我看不见,但是我能够感觉到,这个笑一定难看极了。


  已经完了啊。

                                  ——Fin——

   为何不直接杀了那个小人,而是扯断了四肢,做成人棍,将他以这种屈辱的方式留在身边呢?
  是年少时的仇恨吗?
  不。不是。
  ——那是扭曲的,畸形的、无法好好说出,藏在阴暗角落的,被一只手建立又被一杯茶泼碎的爱。

随意脑冰九,不打tag了

【追凌】梦

#明明知道抹额作用但就是要装作不知道的大小姐x想要表白不知道怎么说的思追儿##是双向暗恋()##好ooc噢.....我好弱,又出来丢人了##明天可能还有个配套的(??)##之所以叫梦是因为这是我梦到的情节啦hhhhh不会是玻璃渣的ww#

  “诶,你们家的抹额是有什么不同的意味吗?”

  金凌随意的捻着水果往嘴里送,含糊不清的对着一旁正在擦剑的蓝思追如是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说是对着,又因为实在怕眼神相交露出破绽,他的视线一直僵硬的落在客栈对面那堵墙上,连那上面不知如何来的小黑点的位置都记了个十成十。

  正在擦拭佩剑的那人动作一顿,眼神微动,将剑收入鞘内,随即抬眸,望向他的位置,嘴角轻轻上扬了一个弧度,看上去柔和极了。

  “金公子为何忽然想问这个?”

  “......只是忽然想起就问问罢了,不想回答也无碍。”

  金凌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将双腿交叠于床榻上,而左手则置于脑后,视线依旧落在那个小黑点上,只是偶尔会飘开一点去看那人的表情,又马上收回来,继续僵硬的盯着正前方。

  蓝思追略略垂了垂眸子,眼睛里似乎有些落寞,但在抬眸的瞬间马上就扫了个干净,抬步朝床榻的方向走去。

  金凌听着那轻缓的脚步声又是一阵心惊,心跳像是一瞬间被拔高了许多一般,连带着脸颊都增温了些许,也不知道有没有变红,不然就太容易被看出来了......

  “也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意味。”

  蓝思追在道罢这句后便也停在了那人旁边,如愿看到金凌不情不愿的转过头来看向他时,眼底的笑意又微妙的加深了些许。他的眼睛很亮,刚好迎着光,光与影被他的面部线条切割得泾渭分明,额心一点分外艳丽,脸颊不知为何带了点绯色,看上去柔软又健康,红润的嘴唇微微下抿,似乎是刚刚在想些什么。

  他滞了一下,也不知为何,脑内似乎一瞬间放空了,只剩下“就是这样了”这莫名其妙的五个字。

  于是他轻轻的解开了脑后抹额织成的结,然后将那根有些稍长的抹额轻攥在手中,视线在上面落了一下,又回到那人身上,笑容温柔,眼底含光。

  “......在如今这种的情况下,摘下也无所谓。不如我顺便,赠与金公子做护腕?”

  在他摘下抹额时金凌的大脑就空白了一会儿,再回过神来时刚准备拒绝,但音节还未发出一个,便被那人不轻不重,但不可抗拒的托起了右手,他的皮肤略有些凉意,可握紧时又温暖且不容拒绝。他将那条略长的布条不急不缓的绕着手腕束了一圈又一圈,最后收尾,就宛如所有正常的护腕一样,好好的束在了那人的手腕上。

  在做完这一切后,他又盯着那通体洁白的抹额——或者说是护腕看了好一会,才后知后觉刚刚自己到底干了什么。顿时一愣,脸上涨红起来,慌乱的转过身,不知道扯了个什么连他自己都记不太清的理由,逃也似的跑出了房间。后背贴在门上,深呼吸了好几次都没平复那仿佛要冲破胸膛的心跳,脸上又烫,伸手掩面后再次内心低号自己刚刚到底是哪里不对了,怎么忽然就做出了出格的举动......他贴着门缓缓滑下,依旧掩着面,在内心默默祈祷他是真的不知道才好......

  金凌木木的看了看手腕上多出来的那条层层叠叠绕着的抹额,又木木的看了看那人离去的背影。面红耳赤的狠狠揪住了那布条的一角准备扯下,但左手放上去还未刚准备发力,就又颓然的垂了下来,可指尖马上又收紧,用力之甚,手臂都轻轻颤抖起来。

  他狠狠的“啧”了一声,然后索性就躺在了床榻上,用右手臂掩住了脸。似乎自那交叠的布条里冒出了细细的火焰一般,顺着手臂游走到了脸上,烧灼得有些发疼,但又痒痒的,仿佛细小的羽毛拂过心底。

  他翻了个身,将枕头抱起来,死死捂住脸,但过一会儿又因为呼吸不畅而松开,转而也深呼吸平复心情起来,但视线一旦触及那圈布条,原本抑制下来的心跳又会陡然提速。

  ......啊啊啊!!这样不是完全就掩饰不了了吗......!!

  他在心底如是低低的号叫道,又在心底骂了蓝思追不知道多少句抹额这个东西不能随便解下来送人的,就算自己装不知道,他这个蓝家子弟怎么都不知道的???这样真的很容易让人误解的啊!??

  ......啊啊啊!!还是好烦躁啊......!!

  这种感觉......就像是欺骗到了什么一直都想拥有的东西一样......又不光彩又不正当的......


  ......但是那种话,那四个字——我喜欢你,谁说得出口啊!!?

 

迫真需要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雷安】守望

   他是个怎样的人呢,这很难说明,他不张扬,有如春风细雨,他会同你一起迈步,跟着你的步伐,在你的声旁静静地聆听,再轻轻地附上自己的意见。当你厌倦了,想换个同行的人时,他又会默默退下来,离开你的视线,不打扰也不惊动什么,就像一阵清风拂过。当你回头看时,他还是一直在那里,微笑着,轻声说着,嘿,不用担心,我会一直在这里,不会离开你。他还会朝你挥手,祝福你旅途愉快,注意路上的风景,视线一直追随着你,但又一步都不迈动,宛然一个守望者。
    他这样陪伴过许多人,形形色色的人来到他这里,又离开。直到有一个人对他说,嘿,我不要你那假惺惺的,泛滥的守望,我要你不准离开,但身边也只能是我。我要你同我一起走,去追逐时光,去追逐世界的尽头,去追逐虚枉的幻梦。我要你同我一起去看夜空里的浩瀚星河,去看那海洋的瑰秘深幽,去嗅那丛林里潮湿的泥土气息,和新鲜的草木浆液味道。我会用与你的眼眸有着相似色彩的藤蔓为你织一顶冠,那是最合适你的颜色,我会为你送上一朵蔷薇和一支百合,它们代表着你的浪漫与品性。我要你同我一起度过日日夜夜,相同又不相同于你先前守望别人时的日日夜夜,我会将那些时间从你的未来手中抢来,你的视线已经是我的所有物了,休想离开我半分。
    他呆呆愣愣地听那人说完,还未曾反应过来给出答复就被拉住手臂朝前跑去,绚烂的日光在那人身后迸发光亮,那紫色的,如海般神秘、瑰丽,无可测量的眼眸里含着笑,眼尾上扬起一个傲人的弧度。也许是错觉,也许是真切,他在这双眼睛里面看到了自己,也只看见了自己。
    他的唇于是上下动了动,也露出了个笑容来。
   “好啊。”
    这是他作为守望者最后的话。

【嘉丹】Father

是之前群里的点梗,图画质太差了就干脆重发一遍,虽然很难看出来但是是企业家养父嘉x高中生养子丹,可能以后还会用这个梗写写段子什么的()祝食用鱼块XD!文走外链,希望不要又莫名其妙被屏蔽()

 ————————————————————————

https://shimo.im/docs/PZX9LsVT10gUHN6L/ 点击链接查看「Father」,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迫真笑吐了.....p1~p4小莫,p5~p8是萨老师,不知道怎么打tag但是十分想要跟大家分享这个(???)

我的tag学是作品名+角色名+cp名....希望没错吧()我完全不会这种东西x

【雷安】WATER

算是第一次写这么长的短篇吧好像8k还是9k.....有一点点的车要素,真的是一点点而且烂爆;;请原谅一个草食系文手(???)其实是酿总本本《DRUNK》的repo...实在是太不像repo了我也怂就,不艾特了叭;;(意念艾特(什么))其他的...不嫌弃我ooc飞天就好乐!!!(土下座)

https://shimo.im/docs/6e9R6ya4vncTtfS7/ 点击链接查看「WATER」,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也可以直接去评论戳蓝了的链接(??)

“喂,安迷修,我问你个事儿。”
“....请说.....?”
“你是通过什么看我的?”
“......?”
“.....你那个傻样子真是让我有点手痒痒.....没什么深意,就是问问你怎么看我的。眼睛吗?”
“唔.....这个问题有点难以回答....?”
“哈?”
“因为,恶党这样的人,通过眼睛肯定是看不完全的吧?嗯.....在下是通过心脏的,对,就是这样。”
“......”
“......?恶党.....?”
“.....没什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