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根果好难剥呀

与星星共眠✨

【追凌】梦

#明明知道抹额作用但就是要装作不知道的大小姐x想要表白不知道怎么说的思追儿##是双向暗恋()##好ooc噢.....我好弱,又出来丢人了##明天可能还有个配套的(??)##之所以叫梦是因为这是我梦到的情节啦hhhhh不会是玻璃渣的ww#

  “诶,你们家的抹额是有什么不同的意味吗?”

  金凌随意的捻着水果往嘴里送,含糊不清的对着一旁正在擦剑的蓝思追如是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说是对着,又因为实在怕眼神相交露出破绽,他的视线一直僵硬的落在客栈对面那堵墙上,连那上面不知如何来的小黑点的位置都记了个十成十。

  正在擦拭佩剑的那人动作一顿,眼神微动,将剑收入鞘内,随即抬眸,望向他的位置,嘴角轻轻上扬了一个弧度,看上去柔和极了。

  “金公子为何忽然想问这个?”

  “......只是忽然想起就问问罢了,不想回答也无碍。”

  金凌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将双腿交叠于床榻上,而左手则置于脑后,视线依旧落在那个小黑点上,只是偶尔会飘开一点去看那人的表情,又马上收回来,继续僵硬的盯着正前方。

  蓝思追略略垂了垂眸子,眼睛里似乎有些落寞,但在抬眸的瞬间马上就扫了个干净,抬步朝床榻的方向走去。

  金凌听着那轻缓的脚步声又是一阵心惊,心跳像是一瞬间被拔高了许多一般,连带着脸颊都增温了些许,也不知道有没有变红,不然就太容易被看出来了......

  “也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意味。”

  蓝思追在道罢这句后便也停在了那人旁边,如愿看到金凌不情不愿的转过头来看向他时,眼底的笑意又微妙的加深了些许。他的眼睛很亮,刚好迎着光,光与影被他的面部线条切割得泾渭分明,额心一点分外艳丽,脸颊不知为何带了点绯色,看上去柔软又健康,红润的嘴唇微微下抿,似乎是刚刚在想些什么。

  他滞了一下,也不知为何,脑内似乎一瞬间放空了,只剩下“就是这样了”这莫名其妙的五个字。

  于是他轻轻的解开了脑后抹额织成的结,然后将那根有些稍长的抹额轻攥在手中,视线在上面落了一下,又回到那人身上,笑容温柔,眼底含光。

  “......在如今这种的情况下,摘下也无所谓。不如我顺便,赠与金公子做护腕?”

  在他摘下抹额时金凌的大脑就空白了一会儿,再回过神来时刚准备拒绝,但音节还未发出一个,便被那人不轻不重,但不可抗拒的托起了右手,他的皮肤略有些凉意,可握紧时又温暖且不容拒绝。他将那条略长的布条不急不缓的绕着手腕束了一圈又一圈,最后收尾,就宛如所有正常的护腕一样,好好的束在了那人的手腕上。

  在做完这一切后,他又盯着那通体洁白的抹额——或者说是护腕看了好一会,才后知后觉刚刚自己到底干了什么。顿时一愣,脸上涨红起来,慌乱的转过身,不知道扯了个什么连他自己都记不太清的理由,逃也似的跑出了房间。后背贴在门上,深呼吸了好几次都没平复那仿佛要冲破胸膛的心跳,脸上又烫,伸手掩面后再次内心低号自己刚刚到底是哪里不对了,怎么忽然就做出了出格的举动......他贴着门缓缓滑下,依旧掩着面,在内心默默祈祷他是真的不知道才好......

  金凌木木的看了看手腕上多出来的那条层层叠叠绕着的抹额,又木木的看了看那人离去的背影。面红耳赤的狠狠揪住了那布条的一角准备扯下,但左手放上去还未刚准备发力,就又颓然的垂了下来,可指尖马上又收紧,用力之甚,手臂都轻轻颤抖起来。

  他狠狠的“啧”了一声,然后索性就躺在了床榻上,用右手臂掩住了脸。似乎自那交叠的布条里冒出了细细的火焰一般,顺着手臂游走到了脸上,烧灼得有些发疼,但又痒痒的,仿佛细小的羽毛拂过心底。

  他翻了个身,将枕头抱起来,死死捂住脸,但过一会儿又因为呼吸不畅而松开,转而也深呼吸平复心情起来,但视线一旦触及那圈布条,原本抑制下来的心跳又会陡然提速。

  ......啊啊啊!!这样不是完全就掩饰不了了吗......!!

  他在心底如是低低的号叫道,又在心底骂了蓝思追不知道多少句抹额这个东西不能随便解下来送人的,就算自己装不知道,他这个蓝家子弟怎么都不知道的???这样真的很容易让人误解的啊!??

  ......啊啊啊!!还是好烦躁啊......!!

  这种感觉......就像是欺骗到了什么一直都想拥有的东西一样......又不光彩又不正当的......


  ......但是那种话,那四个字——我喜欢你,谁说得出口啊!!?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