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根果很难剥

爱好是真的广。人也是真的杂食。月更选手。窈窕君子绝赞沉迷中。偶尔打鸡血。晚上屁话很多。

【嘉丹】Kiss

  (本来还有点内容实在写不下去了就挑了亲亲写,kiss要素有)

“喂,丹尼尔。”
  少年将自己困在他与墙壁之间,微抬下巴,眼睛里含着写恶劣的笑意,脸上的星星贴纸翘起一角,脸颊还隐隐有些婴儿肥,一副稚气未脱的样子。
  丹尼尔只笑了笑,轻轻的应了句,脸上还是处变不惊的平淡和意料之中,“有什么事么,嘉德罗斯?”
  年少者恶劣的笑了笑,另一只手强硬的扳过那人的下巴,迫使他直视自己,那双耀金色眼眸里还是那该死的淡然,就像是无论做些什么,都无法在其中惊起一丝一毫的波澜。
  在想到这里时,嘉德罗斯轻轻的‘啧’了一声,然后细细打量了那人的表情一会儿,视线在他那片薄薄的还泛着粉色的唇上逗留了一会儿,最后——狠狠的吻了上去。
  年少者的吻带着特属于他这个年纪的狂热和些许笨拙,但那柔软的舌扫荡年长者口腔时,还是惹得后者稍稍的惊讶了片刻。
  嘉德罗斯从那片柔软的唇瓣里尝到了烟草的味道,带着些许焦香,那是属于年长者的稳重和醇厚。虽然只有一点点,但依旧颇让人上瘾——起码对他来说的确是这样。
  没有什么技巧,只是掠夺,掠夺。唾液也好,交换进入肺部的氧气也好,空荡的口腔也好——全都由他掠夺过来。
  最后是丹尼尔将他推开的。两人分开后都小小的喘起气来,想要从刚才颇为激烈的亲吻里缓过神来,丹尼尔罕见的有些失神,而始作俑者嘉德罗斯则舔了舔嘴角,依旧半昂着头看着年长者,就像头不服输的倔强的小狮子。
  经过细雨洗涤的空气湿漉漉的,连带着看人的眼神也染上些许湿气起来。这作用在了丹尼尔看他的眼神里,耀金色的眼眸里难得的泛起些波澜——不然年少者可真的要怀疑他是不是只剩下淡然了。
  “丹尼尔,”小狮子这样低声呼唤着他的名字,少年正过了变声期,声音难免添了分沙哑。奇妙的是,在他呼唤自己的名字时,就像是电影里的特效般,丹尼尔感觉一切别的声音都消失了,只有眼前这个人的声音格外清晰。
  “我喜欢你。”

评论(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