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根果好难剥呀

与星星共眠✨

【最王】无题

※是一些瞎瘠薄扯淡...下午上课的时候忽然脑洞...最原第一人称,ooc飞天x本篇向...?反正瞎撇撇xx想要体现出的那种感觉不知道能不能让别人感受到...大概最近欢脱的东西写多了完全没手感...算是复健xx以上全都OK就↓

  小时候曾经沉迷过一段时间国际象棋。

  黑白格间隔分布,白色和黑色的棋子各据一方,手中的剑与盾都蓄势待发,等待着挥出的机会。

  仿佛把两个国家的战争缩小在了一方棋盘内,这让我非常着迷。

  后来我遇到了一个人。

  他用黑白格围住脖颈,就像是将象棋们的战场围在了脖子上一样,每一句言语一旦经过那块区域,就会染上战争的色彩。

  象棋两色。如果你是黑子,那便要战胜白子。如果你是白子,那么便要战胜黑子。在黑白格上厮杀,无人知晓谁先砍下敌方国王的头颅。

  但他亦正亦邪,像第三方。做一个比喻,就是薛定谔的猫箱实验中,打开箱子的那个力。

  我最后才知道他在想什么。因为关于我所伸出的手,他既不会抓住,也不松开,实在太难涉及到他的内心。

  其实我跟他本质并无什么特别大的区别,只是他更纯粹些,也复杂些。

  这并不矛盾,他的目的非常纯粹,但也许是性格使然,或是什么别的,手法却复杂许多。

  他与她与她的眼眸都是瑰丽的紫,是在橡木桶中窖藏的颜色。他们三人都撒了谎,所以,这也是谎言的颜色。

  早晨起床洗漱时看见自己的眼睛,回疑惑这为什么它没有被染上同样的、紫色的色彩,但马上又明了。

  我的谎言是正面的,是为了引诱犯人露出马脚,而他们的谎言是为了,掩饰什么东西。

  在以这个为黑白子的棋局内,大概我是白子里的一员吧。

  而他,大概是黑子里的‘王’。

  他的谎言是成功的,哄骗过了所有人,包括我。他的脖颈处即是战场,我们以言语为剑与盾,厮杀一片。

  在我看来,他其实有些孤独。

  他就像一只飞鸟,洁白的,仿佛马上要腾空而去。

  这个直觉居然也是正确的。在散发着刺鼻铁锈味的冲压机旁,很明确的感觉到了,那只有着紫色眼眸的洁白飞鸟,飞上了天空,回到了他应该在的,无所束缚的空间。

  也不知是喜是哀,只是——莫名落下泪来。

  我们之间的棋局结束了,我所带领的白子战胜了黑子。

  接下来又是下另一盘棋。

  真实与虚假。

  在这里。他说白子的。硬要说,算是我们的‘间谍’吧。

  看见他的画像上那个亦钩亦叉的打在他嘴上的那两条相交线,莫名的,有些放下心来。

  他的举止总是亦正亦邪。非钩非叉,反而是对他的最好解读。

  我最后也不知道自己对他到底是什么感情。

  惋惜?不对。喜欢?似乎也不对。歉意?不对。

  他说复杂的,为所有人留下的东西也是复杂的。

  我很希望这个骗子有一天会又出现在我的面前,一边用着他所惯有的语气叫我的名字,如何说一切都是骗局,一边露出他惯有的笑容,紫色的眼眸里充满狡黠。

  啊啊,可能是无法从他的谎言中逃脱出来了吧,但我还是怀抱着这种毫无意义的希望。

  真的是非常狡猾的人啊。

  

  我选择也还会下几盘国际象棋,看到“check mate”的字样时总会愣上半天,脑内想到的不是胜利,也不是失败。而是失去与得到。

  失败有失去什么呢?胜利有得到什么呢?

  在最后的那盘棋内,失败者被埋在了那片废墟内,但我们这些‘胜利者’,怀抱着死去的同伴们所教给我们的东西,继续生活下去。

  但这算真的得到与失去吗?

  我始终无法得出答案。

  我有时会梦到那双闪着狡黠的紫色眼眸。

  我现在认为我也应该睡一觉了。

  今天,世界也依旧在旋转着啊。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