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根果好难剥呀

与星星共眠✨

【阿多飒】无题

※想不到什么题目就干脆无题好了,算是两人的双向暗恋吧,拿老物来添砖加瓦
※他们特好quqqq吃我安利啊xx
※有一堆私设和一定ooc,我,ooc狂魔
※亲吻要素有
※不嫌弃的话请继续↓

  夏日。
  空气里带着焦躁和热度,加上汗液的气味与鸣笛的噪音,一齐刺激着人们的感官,使人难得静下来。
  阿多尼斯不算特别喜欢夏天,具体原因他也说不上来,支支吾吾只说出了“太闲”和“太闹”之类的词。唯一让他感觉舒适一些的     时间段是下午六点到八点之间,那时候太阳快要下山,气温会降低,道路上的车辆也会变少,相较白天会安静很多。
  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姐姐们那时候允许他出去,不过这个缘由不及上条,他还是更愿意相信上条理由一些。
  他如往常一般外出,在家附近散步 留给他的时间很长,能走到较远的地方。
  天色不算暗,甚至还比较亮。橘色的晚霞在天上铺开,染得天空都带上了相同的颜色。街道旁的商铺有的已经点亮了霓虹灯,闪着绚烂的色彩。
  迎面走来几个女高中生,穿着学校的制服,笑着讨论些什么,她们的语速很快,阿多尼斯日语水平也不算高,勉强听出了“萤火”和“神社”,不过这几个词之间有什么关联,他也不知道。
  散步一向是毫无目的的行走在他叫不出名的街道,两旁是热闹的商铺,他们面带笑容,大声调笑。这时候阿多尼斯总有点儿想念自己的家乡。起码在那儿,他不像现在这样置身于欢笑之外。
  他的印象中有一个什么人,会为他讲解他不懂的事情,就算偶尔还是会提醒让他自己思考,但最后还是会认真讲解,详细而温柔。说话会特意放慢,为了让他理解意思,还会教他使用通讯设备。
  有一个什么人,他的脑海中的确有这么一个人。
  “阿多尼斯殿下?”
  一句似乎带着疑问语气的话语自他身后响起,阿多尼斯顿住了脚步,心中怀疑了一会儿会不会是幻听,然后转过了身。
  一切都如心中所想,紫色的,如同上好绸缎般的长发用一根白色丝带束起,闪着凌厉光彩的紫色双眸,他身上穿着的大概是某种传统服饰,阿多尼斯说不上名字。他脸上的表情有些惊讶,但马上又归为平和,朝阿多尼斯走近了几步,“我本来以为认错了,没想到真的是阿多尼斯殿下啊。真是巧呢,阿多尼斯殿下住在这边吗?”
  但阿多尼斯就像没听到他的问题一般,楞楞的看着他。“神崎,”他唤道“你是妖精吗?”
  不然为什么,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你的模样,你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呢?
  “我当然是人啊,”神崎忍住了有些想笑的欲望,好看的眼睛弯起“就在这儿,就在你面前。”道罢稍微歪了歪头,又问道:“阿多尼斯殿下是有点中暑了吗?”
  扑通。
  他左边肋骨下的那个地方,有什么跳了一下。
  “没有,只是刚刚,忽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皱着眉头,想找个词来形容那种奇怪的感觉,结果可想而知,无功而返。“我觉得我需要吃更多的肉了。”
  “锻炼和饮食结合也很重要啊”神崎如是感叹了一句,然后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样,身体略微前倾了一点儿,“哦对了,阿多尼斯殿下想要一起来赏萤吗,就在不远的山上。”
  “赏萤?”
  “对。”
  ‘赏萤’‘萤火’和‘山寺’,他似乎找到了一点儿联系。
  他应该是要拒绝的,姐姐们生起气来很可怕,这件事他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他拒绝的话语都到了嗓子尖,可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说不出口。
  他的肩头现在就像站着两个小人,一个说“去吧。”一个说“不要。”,他们两个争斗起来,搅得阿多尼斯的脑内一片混乱。
  路灯忽然亮了起来,他这时忽然发现神崎是背着光的,但两盏灯之间隔得并不算太远,落在他脸上的光线有些浅薄,但依旧清晰。橘黄的暖光在他的身体边缘镀上了光晕,原本棱角分明的凌厉五官,现在大概是因为灯光的缘故,也变得柔和了许多,就连披散在两旁的长发也闪着润泽的光。
  阿多尼斯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那个高喊‘不要’的小人消失不见。
  “好啊。”他听见自己说。
  随即他们便相伴左右,朝着那座神崎口中的山走去,顺便讨论了一下暑假内发生的事,以及最近各自的作息,锻炼的安排之类,虽然阿多尼斯的很多意思都表达不明确,但所幸神崎都能听懂。
  如他所言,他们的目的地离这儿并不远。走了一会儿,便能见到盘卧在一处的大山,树木郁郁葱葱,就像什么沉睡着的巨兽。
他们踏上那条青石铺就的台阶,应该是树叶长得太过密集的缘故,光线较刚刚暗了很多,不过相应的,台阶两侧都应景的点起灯笼,散发出温柔的暖光驱逐黑暗。
  神崎先他一步在前面带路,原来他比阿多尼斯稍微矮一点儿。现在看来两人差不多是并肩行走。他的心情似乎不错,束起的长发在身后摇摇晃晃,嘴里还哼着什么调子。
  他们并未完全沿着台阶走,就在能隐约看见一点儿神社朱红的鸟居的时候,神崎就离开了青石台阶,转而走向旁边的小路。阿多尼斯正想开口询问,神崎就像洞悉了什么一般,向他解释道:“这条路是通向山上的神社的,母亲大人告诉我赏萤要往旁边的小路走。”而阿多尼斯则以点头回答他自己已经清楚,随即继续跟在他身后,一路前行。
  这条小路比起刚刚的台阶来说要不通畅且暗一些,虽说被踩出了一条路,但大概是许久没有人走过了,长出了些许杂草。阿多尼斯看着神崎的背影,拨开挡在前面的树枝,心中又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他想把他拉到自己身后,自己在前面挡着,一切东西都朝他来好了。
  奇怪的感觉。
  他甩了甩头,想把那种奇怪的感觉丢出脑外,但他马上就沮丧的发现做不到,这种感觉盘旋在他的心头,就像阴雨天的云,反而是他的头因为甩的那几下,带来了眩晕感。
  “到了。”
  正当阿多尼斯还在努力辨别那种感觉到底是什么的时候,身前那人已经停了下来。他差一点就撞上了神崎的背,暗叹一声后便抬起头来,看着前方。
  ——那是一块并不大的草地,但在那儿,其他树木都像避让开了一般,中央有一方小水塘,旁边围绕着及膝的草丛,叶间似乎有什么在闪着光亮。
  他们轻轻的走过去,想尽量不惊动那些小生物,但还未等他们靠近那一方水塘,黄绿色的小光点就飞了出来,在半空飘浮,移动。
  像是被遗落在陆地的星星一样,他们想要向上去天空寻找自己的母族。
  光点除了黄绿色,还有淡绿和淡黄,他们站的位置刚好是萤火虫的聚集之地,它们便如是绕着他们飞行。神崎伸出手,想要尝试去触碰它,但那光点就像是知道他的想法一般,轻巧的避让了开。
  “真美啊,对吧,阿多尼斯殿下?”
  神崎转过头,看向身旁的阿多尼斯,眼角微弯起,眼眸内浮动着黄绿色的光,看上去就像是什么瑰丽的宝石。
  扑通。
  又跳了一下。
  阿多尼斯楞楞的看着他,但马上就反应了过来,有些慌乱的点了点头。
  今天自己似乎很奇怪,自从见到了神崎以后,好像有什么感情喷涌而出了,不像任何人给自己的感觉,是一种独特的,不可名状的感情,他将自己暑假以来的那种空闲感填的满满的,就宛如自己陪伴的是整个世界。
  他想要移开视线,去看在身边飞行的萤火虫,他也的确成功了,他也学着神崎的样子,伸出手想要触碰离自己较近的光点,那只小生物的胆子似乎比较大,并没有避让,而是停留在了阿多尼斯的手掌上,尾部的光照亮了掌纹和手心偏黄色的萤。
  阿多尼斯稍微有点儿手足无措,他既不想伤害它,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他下意识的抱着求救的眼神看向身后的神崎,然后惊异的发现他在笑。
  食指弯曲抵在嫣红的嘴唇上,眼睛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嘴巴微张,发出了轻微的‘噗嗤’声。
  多么瑰丽的场景啊,他心想。
  “阿多尼斯殿下不必那么紧张。”
  兴许是看见了阿多尼斯在注视自己,神崎便停了笑声,但依旧笑着走近他,微弯下腰轻轻抓起阿多尼斯的手腕,那只萤火虫方才懒懒升起,重新回到同族当中去。
  神崎的手掌温热,不让人讨厌。他们之间的距离极近,阿多尼斯几乎都能嗅到他头发上的香气。
  怦怦怦。
  心跳一声声响如擂鼓。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事情,那似乎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连对话开始的缘由是什么都忘却了,只记得大姐用手绕着自己海藻似的长发,语气里似是随意,又似是教育。
  “阿多尼斯以后一定能遇到一个能让自己心动的人的。”
  “神崎。”阿多尼斯看着他的背影,唤着他的姓氏,感到喉咙有些发紧。
  他唤的那人应声直起腰,头微歪的看着他的眼睛,眸底隐约浮动着笑意,“有什么问题吗,阿多尼斯殿下?”
  ——“你会想吻他,想拥抱他。”
  阿多尼斯向前走了一步,轻轻俯下身子,将那个带有疑问意味的音节堵回了他的嘴内。
  温热的,柔软的,似乎带着点什么茶叶的清香,甜美得不可方物。
  阿多尼斯能在他的眼睛里看到属于自己的,琥珀色的颜色,就像裹抰着琥珀的紫色海洋,泛着涟漪。
  时间仿佛被放慢了,连空气中的热度都凝成了实质,一寸一寸的推动。空中的小生物也有的伫立在了一旁的草叶上,尾部的光一亮一亮,似眨动的眼睛,观察着他们。
  并未缠绵过太久,阿多尼斯便松开了神崎,他能感觉到脸上烫的不行,心脏就像负载过荷的炸弹,就像马上要爆掉般快速跳动,他想如果不是那层皮肤阻隔着,它大概就要跳出来了吧。
  他稍微稳了稳心神,扶着神崎的肩,看着他紫色的双眸,声音有些嘶哑。
  “你愿意,一直在我身边吗?”
  神崎似乎还有点没有反应过来,脸颊处泛着红霞,但马上又回过神来,白皙的面部涨得通红。他大概是在思考应该怎么回答吧,所以一直没有说话,一时间陷入了寂静之中。
  旁边的那些小生物似乎受不了这样的安静,又开始围绕他们飞行起来。为他们点亮对方的脸庞。
  “好啊。”
  神崎的声音打破了宁静,他脸上的红晕还未褪去,但眼神温情且坚定,“好啊,我会一直陪在阿多尼斯殿下身边。”
  心中紧绷着的那根弦忽的放松了许多,阿多尼斯将他揽入怀中,力道有些大,像是要把他揉入自己的心里一般,永不松开。他将头埋在神崎的颈窝里,嗅着他身上混合着竹叶青香和某种香气混合在一起的味道。
  小生物们继续围绕着他们盘旋,但马上又回到了叶间,不愿去打扰他们。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个人让你有这种感觉,那就吻他,拥抱他吧。”
  大姐在最后停止了绕头发,沉着声音如是说道。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