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根果超难剥

是雅礼/南霁
墙头很多,一下子在这里一下子在那里。超烦,爱刷屏,愿意在评论里聊一聊我超开心的ww雷点少,吃拆逆,喜自设,但会写个预警之类的,请自带避雷针。不善言辞,不喜争吵,基本不回fo,欢迎找我玩。

凹凸/aph/es/dr
还有很多,爬墙很快

Diary(1)

※是日记体,是给损友er的粮食 @ゆうや 未完成品,会好好填
※这个唐是文青,文青,文青。
※私设很多,ooc,ooc,我是ooc狂魔
※他们超好,产
※以上都ok就↓


2012年6月24日   晴
  前几天的时候便跟着奶奶来了美国的宾夕法尼亚州,在东南部的费城住了下来,这个决定很突然,但是奶奶做某项决定的时候都有她的考虑,这件事我绝对不怀疑。
  在下午的时候收到了一封邀请函,用蓝色的火漆做封口,而样式是一只船。奶奶拆开看了看,然后便抬头对我笑了笑,说是她一个旧友今天生日,随即便让我去准备一下,换套正装之类的。
  唔......说真的有点没办法想象奶奶的旧友会是什么人,不过大概也是探险家之类的职业吧,嘛,不会太无聊就好。
  穿戴好准备好后大概是三点左右,奶奶选礼物似乎选了好一会,在她的卧室里磨蹭了很久。
  上了计程车,奶奶报了个地址,似乎是什么港口,我没怎么用心听,关于这里我只记得车开了很久。初夏的阳光有点催眠,我就闭眼休息了一会儿。醒来的时候似乎天色有点暗了,天空中零星还布了些晚霞。
  正准备伸个懒腰之类的,车忽然停了,自车窗往外看去,一艘白色的巨轮停在码头,放下了梯子,在码头似乎有什么人在检查每个人的邀请函。
  我们下了车,在例行的检查后上了船。不得不说这艘船真的有够奢华的过分,跟记忆中的十大豪华游轮几乎没什么区别,可能更甚也不一定,不过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一艘,应该说果然不愧是奶奶的旧友吗?
  我们并没有一起走,奶奶似乎对这艘游轮很熟悉,说是要把礼物送给她的旧友,就先行走开了。我无所事事的在甲板上走动,看着海面上这艘游轮的投影。
  过了一会儿似乎船就开始开动了,离码头越来越远。白色的船身划开海水,一路前行。
  天色更暗了些,宴会厅已经点起了灯,暖黄色的,很柔和。里面的谈笑声就算在甲板上也能听见,倒是也不算讨厌,但是为了避免被谁认出来然后进行毫无意义并且浪费时间的谈话,我找了个略微偏一点的位置继续无所事事的看海。
  不知道是多久,忽然听到了很轻的脚步声,转身看去以为是什么面熟的人准备糊弄几句转移阵地的时候,意外的发现是个约摸十三四岁的少年。
  怎么说呢,似乎由我来说这种话不太好,毕竟我们是同性,但是见他第一眼的时候的确很是惊艳。
  他的发色是很纯正的金,梳作宫廷卷,剩下的稍长的部分在脑后用一根丝带束好。眸色海蓝,似乎藏匿着某片海洋——也许就是现在所在的这片海洋也说不定。身上的衣物大概是什么地方定做的昂贵西装,表情平缓,身上被暖黄的灯光照亮了半边,富有光影感。整个人就像是从十八九世纪的油画里面走下来的,美好得不似凡人。
  “没有想到这里还会有人呢。”他喃喃了一句,音色是清脆的少年,随即便轻笑了一声“我可以站在你旁边吗?”
  我半抬了抬眼皮,做了个请便的手势后转过身继续我刚刚做的事。
  我也不知道是多久以后,反正那个时候天已经黑了,宴会厅里传来乐曲声,我估摸着大概一会儿要去正厅了,侧目看了看身边的那人,倒是似乎一点要走的意思都没有。
  “你不喜欢宴会吗?或者是不喜欢这场宴会的主人?”我问他。
  他转过头看了看我,怎么形容呢,我觉得他没有在看我,因为他的目光很远很远,似乎透过了我看到什么别的地方。但脸上依旧是得体得我怀疑能够拍下来放到礼仪教材里的笑容“不,并不讨厌哦。”
  “那明明别人都去了宴会厅了,为什么你还在这里呢?”
  “你不是也在这里吗?”
  “性质不一样啦,我不认识这个宴会的主人,我只是跟着奶奶来的。啊,不过你也应该是跟着父母什么的来的吧?不一起没有关系吗?”我将手放在头后,继续看着他的眼睛。
  他愣了一下,也许是我的错觉,他的笑容似乎轻松了一些“没有关系,他们对我很放心。”
  “诶——那还真是放心呢,明明你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来着。”
  他的眼睛似乎亮了一下“果然是因为我看起来很有欺骗性吗.....其实我已经有十七岁了哦,只是因为家族的一些因素所以年龄看起来很小吧。”
  我有些惊恐的上下打量起他来,不得不说外貌真的有足够的欺骗性,就外貌来说完全分辨不出他居然比我还要大一点,就算是家族的缘故,也真的足够让人吃惊啊。
  “真的是......很有欺骗性啊......”
  他“噗”的一声笑了出来,食指抵在嘴唇上,笑容不再像先前一样毫无温度“你还真是耿直啊,对了,我还没有问你的名字呢,你是?”
  “唐晓翼。你看起来像是外国人啊,叫我wing也可以的。”我如实报了名字,反正也不是什么特别隐私的事情,而且说不定他听过这个名字也不一定“那么你呢?”
  “亚瑟,亚瑟·冯·蒙哥马利。”他的手扶着扶栏,海风轻轻的吹动他的发丝,空气中有着淡淡的咸味,他半弯着眼眸,朝着我笑“你可以叫我亚瑟,我能叫你唐吗?”
  “好啊。对了亚瑟,为什么你的名字跟那个大西洋船王的名字一样?你们有什么关系吗?”
“我是他的重孙,家族里面有这种同名的习惯,所以我才跟祖爷爷的名字是一样的。”
“这样啊......难怪你父母那么放心呢,这里的一切你都很熟悉了吧?”
“算是吧。”
我们就这么轻松的聊着有的没的,再继续说了些其他的,例如这艘游轮的大致构造,例如航海的时候一些要项之类的,最后还交换了邮箱。
  不过在这之后没过多久,就似乎有个什么人叫了他的名字,他的脸色稍微有点变。对我说了句失陪后便匆忙的离去了。
  晚宴的内容比起跟他谈话要无趣得多,一个大概是五十五岁上下的中年男性在台上举杯庆祝,不过似乎他并不是主人,这场酒会属于他的叔叔,那个著名的大西洋船王,同时的也是奶奶的旧友。
应付过奶奶的询问后我去用餐的地方随意吃了些东西。因为对于男女搂抱在一起跳舞实在是提不起什么兴趣,所以索性在用餐的地方多逗留了很久。期间也被认出来了几次进行了简直浪费时间的交谈,糊弄的嗯嗯几声算是回应。
最后总算是挨到了结束,游轮再一次驶向港口,停下,放下梯子,客人们依次下船,搭上车。名牌车很多,忽的发动机的声音不绝于耳。他们大肆宣扬着自己的财富。
不过这都不关我的事。
今天唯一有趣一点的,大概就是那个人了吧。
我回头一直看着那艘游轮,直至它远去,再也看不见船身了为止,方才回到奶奶身边,她什么也没说,只是等着我,而她的旁边停着一辆计程车。
奶奶并没有催我,我最喜欢这一点,就算我偶尔会做一些算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她也只是等着我,如果不想说理由的话她也绝对不多问。
回去的路程依旧很漫长,但这次我没有睡着了,我托着腮,看着车窗外的夜景,胡乱的想着一些东西。
算是,无聊又稍微有些有趣的一天吧。

          2012年10月21日  阴
  虽然说是秋末,但是气温也已经逼近冬天。今天的天气不是很好,看起来很快就会下雨一样,云层堆积着,呈现出灰色。 
  今天是休息日,这种天气我也并不想外出,于是便坐在电脑前无所事事的阅览着网页,看看最近的新闻之类的。
  一些迷信的新闻也有不少,宣言什么玛雅人的预言,第五个太阳纪,也就是今年十二月下旬,地球将达到完全“净化”,而且人类将进入一个全新的文明时期。
  然后也扯到了什么诺亚方舟,以及那个不知道到底存不存在的亚特兰蒂斯城和亚特兰蒂斯文明,甚至还扯到了亚当夏娃。底下的评论也神神叨叨的,甚至有人兜售船票,说什么复原诺亚方舟,保留生命的火种啊,还扯出了创世纪里面的那句话,船票的价格就不用说了,贵得离谱。
  不过......扯到船的话,倒是让我想起了亚瑟。
  退出网页点开邮箱,然后便开始编辑起了邮件,邮件有些长,我就不写在日记里面了,而且那么多字我也懒得再复述一遍。
  大概就是把这些奇奇怪怪神神叨叨的东西跟他说了说,还有就是把一时兴起去查的玛雅人的那几个太阳纪,亚特兰蒂斯文化啊什么的都写了进去。
  不得不感叹一些亚瑟会中文真的太好了,免掉了很多麻烦。虽然我的英语说的也不差,但是偶尔为了找一个符合意思一些的单词需要很久,一开始尝试了几次就放弃了,时间实在耗费太多了。
  等待的时间实在太过无趣,瞥了一样屏幕右下角的时间后我决定去楼下那家咖啡馆买点喝的。茶叶是奶奶管的,我不知道在哪。 
  外面的确有点冷,不过比较意外的是咖啡馆里人不算很少。我要了热可可,因为还有其他人的缘故姑且在咖啡馆里面坐了一会儿。
咖啡馆里面暖气开得很足,有点催眠,稍稍环顾了四周,不出所料的客人基本上都是情侣。就算是这样的天气也要坚持着外出,还真是让人心生“敬佩”啊。
估计还要等上好一会儿的样子,我于是就把围巾解了下来放在桌上,因为选的是靠近窗边的位置,所以撑着头看着外面马路的行人来消磨下时间也算不错。
大概因为是休息日的缘故,就算天气比较冷但外面行人依旧很多,而且大部分都结伴而行,谈论着什么,表情各异,有的洋溢着欢快,有的密布着沉闷。
我还是不太喜欢冷天,寒冷总是给我一种濒临死亡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我很不舒服。
忽然又想起了刚刚查过的,有关于玛雅预言的那些资料,以及那些谣传。
世界会在今年的冬天,毁灭。
如果真的会在冬天毁灭的话,那也太差劲了吧。
服务员叫了我的名字,然后将打包好的热可可放在了柜台上,我戴好围巾对她道了声谢后拿起包装袋走出了店门。恰好一对年轻情侣准备进来,侧过身体躲过,拉了拉围巾遮住口鼻后,快速的走回家。
回到家里后继续坐在电脑面前,先是看了看邮件的图标,并没有跳动,也就是说没有新邮件。
大概是在忙什么吧。
从电脑旁的书架里随意抽出一本,看了看封面,是王尔德的《夜莺与玫瑰》。半躺在椅子里,手握着那杯热可可,一页页的翻阅起来。                                              
这是篇童话,但是我觉得并不适合孩子阅读,因为这里面包含了一些王尔德本人对爱情的一些解读,而且结局实在算不上美好。夜莺用生命化成的红玫瑰被丢在路上,一辆车自上面碾过,青年捧起了厚重的书,然后再无下文。
忘了是谁说过了,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的确非常在理。
这篇童话不是很长,但我似乎看了很久,以至于回过神来的时候,那杯热可可都有些凉了,不过托福,手变得暖和了起来。
稍稍抿了一口,有些苦,不过味道很浓郁。我虽然不是很喜欢这类的饮品,但这个还是马马虎虎吧。
电脑忽的“叮”的响了一声,是我再熟悉不过的,新邮件的声音。点了点那个正在跳动的图标,然后展开。
亚瑟的回信跟他本人说话的方式差不多,淡淡的,有点水墨的感觉,明明只比我稍微大一点但是却似乎跟活了很长时间一样,积淀了时间的味道。
他先是指出了一些误点,例如“净化”并不就代表毁灭,也许也有别的意思,例如科技或是什么方面的进步。然后带着开玩笑语气的让我放弃那个船票吧,上帝还没有无聊到那个地步把人类都叫去陪他聊天。关于亚特兰蒂斯也是,他说现在还有一群人用着Google寻找着亚特兰蒂斯的遗址,不过看至今也没个音讯什么的,不如去寻找曹操真正的坟墓之类的比较实际一点哦,的这么回答了。
将邮件继续往下滑动,看到最后一句的时候稍微愣了一下,然后莫名就笑了出来。
那句话不是很长,我就摘抄到这里来吧。
“而且如果世界末日的话也就太糟糕了吧,我还想帮唐过一个生日啊。”
不过似乎不是很幸运,今年是2012,等到下一个2月29日得四年之后了,不过......似乎也不错。
端起手边的热可可又喝了一口,现在叫它热可可似乎有点不合适了,已经有些凉了,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凉了的缘故,喝起来似乎有些甜。
今天也不无聊呢。

2012年12月25日 小雪
大约是为了增添节日气息,今天傍晚的时候忽然下起了小雪。
因为奶奶前几天出门了的缘故,今天回家的时候还要去购置晚餐食材。
嘛,因为奶奶经常会飞去世界各地探索秘境,不在家的时间很多,我也因此学会了做饭,而且味道还算不错吧。
走进商店街的时候,还发现了有人扮成圣诞老人的样子站在商铺门口分发红色圣诞帽,以此招徕顾客。也有些人在卖别的东西,例如苹果和玫瑰之类的。街心的那颗巨大的松树也挂上了彩灯,通了电后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街灯散发出柔和的暖黄色光芒,树顶的金色五角星也被照耀,熠熠生辉。广场播放着庆祝圣诞的音乐,充满着节日的欢快气氛。
虽然并不知道耶稣的复活日与我们这些不信基督的人有什么关系,不过跟着一起热闹一下也没有什么损失就对了。
购买完食材后真准备走出市场,却被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圣诞老人拉住强行套了一个圣诞帽,他笑嘻嘻的对我说了句不是很标准的“Merry Christmas!”后又走开了。
真是奇怪又热情的人啊......我后来还是把它给取了下来放在袋子里面,戴上还是太招摇了。
在街口等红绿灯的时候依旧在下雪,抱着好玩的心态伸手接住了几片,白色的晶体在手套上很快融化成水。抬眼看向对面的马路的时候,路灯恰好亮起,尚未落在地面的雪染上了橘黄暖色,空气中像是浮动着什么粒子,柔软得不可方物。
我本来一向是不喜欢冬天的,但是不知怎么的,看着看着就忽然笑了出来。
果然还是很美妙的啊,一年四季。
回家给自己做了比较丰盛的一餐,吃完后去洗了碗,然后又窝到了电脑前。
最近跟亚瑟的联络方式换了一个,邮件有些太过麻烦了,毕竟我们也不是什么时候都有长篇感慨,偏口语的聊天更方便些。
在等待软件登录的时候顺便点开了网页又看起新闻来,忽然想起世界末日这一说,于是输入关键字稍微找了一下,居然还找到了上个月看到过的新闻。看了看评论,最新的一条是22日那天的,不是很长,我干脆就抄过来吧:
“不是说21号世界末日吗?今天都22号了诶,肯定是假的大家散了散了。”
的确上次查有关于玛雅预言的时候有看到日期,似乎就是12月21日没错。
嘛,这种东西,从最开始就知道是假的了啊。
在聊天框内抱着玩笑心情输入了“看来我们成功的渡过了世界末日啊亚瑟”这样的话后在聊天界面稍微等了一会儿。过了一会儿实在没有收到回信后便抓起一边的书包掏出练习册,开始做题消磨时间。
作业做完后又稍微看了一会儿书后才收到了回信,晃了晃鼠标将电脑从休眠回到正常状态。因为没有关掉聊天界面的缘故屏幕一恢复就能看到。
那行字并不是很长,但是看到的时候心跳稍微漏了一拍,回过神来时甚至发现自己在笑。
“我早就说过末日论不可信了吧?不过这样也挺好,可以给唐过生日啦。”
他如是写道。
不知道为什么,就忽然很开心。硬要比喻的话......大概那时的心情就像得到了糖果的小孩子,整个人都明媚了起来。
偏过头看向窗外,因为屋内与屋外的气温差,玻璃上起了一层水雾。不知道为什么就有一种想要在上面写些什么的念头,手指抵在上面的时候脑子里只有一个单词,稍微停顿了一下后便写了上去。
“Arthur”
蹲在椅子上抱着双膝透过清晰的玻璃往外看去,街道被照得亮堂极了,雪依旧在不紧不慢的下,街上行人不多,也有些小孩在外面玩雪。
忍不住就又笑了起来,头靠在玻璃上,看着自己的倒影。
今天大概是我的幸运日吧。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