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根果超难剥

是雅礼/南霁
墙头很多,一下子在这里一下子在那里。超烦,爱刷屏,愿意在评论里聊一聊我超开心的ww雷点少,吃拆逆,喜自设,但会写个预警之类的,请自带避雷针。不善言辞,不喜争吵,基本不回fo,欢迎找我玩。

凹凸/aph/es/dr
还有很多,爬墙很快

 ※ 是比较早期的弓桃了,个人很喜欢这篇

※不良弓x小少爷桃

※有一些私设,不过不是很重要

※两人之前并不认识

※以上都可以的话,请继续

  


  今天的天气不算太好。

  云彩里有着浓厚的黛色,仿佛下一刻就会落下雨滴。

  伏见弓弦现在的心情也不算太好。  

  噢,任是谁被人围攻心情都不算太好。

  似乎有谁在他的腹部打了一拳,力度不算太重,约摸是手下留了情,但仍旧让他有一种想吐的感觉,于是他弓下身子往后退了几步,但是后背马上碰到了阻碍物。

  大事不妙啊,他想。

  对方来了许多人,几乎填满了小巷,而他这边,只有一个人。

  谁赢谁负,一目了然。

  正准备抬起眸子看看能不能有个机会逃出去的时候,映入眼帘的却是放大的白色棒球棍。

  “咣。”

  硬物和硬物相碰撞的声音。

  短暂的麻木过去后便是如潮水般绵长而剧烈的疼痛,饶是他原来受过那么多伤,一时间也有些承受不住,伸手一摸,手指上满是殷红。

  天空就这么适时的下起了雨,细细的雨丝笼罩着大地,原本清楚的各种线条色块边缘都变得有些模糊,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他的失血。

  雨滴带着他还尚未凝固的血滴顺着他的面部曲线缓缓流下,为他增添了一丝狼狈。稍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眸子,叫人看不清表情,微抬眼,透过发丝的间隙望去,为首的几人脸上带着鄙夷,挥舞着手中的武器,语气中倒是带着得意。

  ——真是一副恶心的嘴脸。

 

  姬宫桃李托着腮看向车窗外,虽说因为还在下着雨的缘故有些模糊,但也并无太大影响。管家在驾驶座上不急不缓的开着车,车内很静,他们之间并不会有任何言语,说得好听一些是接送,其实也无非是软性监视而已。

  而且虽然车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但他知晓,后面一定跟着一辆车,里面绝对坐的都是保镖。

  想到这儿他就不由得轻轻‘啧’了一声,但并未说些什么其他,只继续看着窗外。

 

  雨似乎下得大了些。

 

  那些人似乎有些等不及了,更多的人涌了上来,似乎都准备给予他最后一击直至他不再能有活动的能力一般。

  伏见弓弦笑了一下,然后闭上了眼睛。

 

  有件事稍微引起了姬宫桃李的注意,很多人都朝着一条小巷涌去,但又不像是避雨的,因为他们手中多多少少都带着武器,他的目光不离车窗但是脚却朝着驾驶座的椅背踢去“停车。”

  管家犹豫了片刻,但也还是听话的停了车。姬宫桃李通过后窗看到一直跟在后面的那辆车也随之停下了后方才打开车门跳了下去,大步走向那条小巷。管家也急忙下了车,当然,还顺便带了一把伞。

  自那辆车里走下了几个强壮的男子,就算是身着西装但也能隐隐约约看到能爆发可怖力气的肌肉的线条,他们也跟在姬宫桃李身后,随之走向了那条小巷。

 

  伏见弓弦都几乎能感受到武器所扬起的风了,但却在快要打中自己的时候停住了,紧接着的便是棍子落地的和骂骂咧咧的声音,但这些也都马上归为零点,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稍显稚嫩的声音以及雨滴砸在伞上的声音“喂,庶民,还活着么?”

  他于是睁开了眼,来人似乎有着偏粉的发色以及有些像猫的绿色眸子,他蹲在伏见弓弦面前,一只手托着腮,一只手为他撑伞。在看见自己睁开眼后,那人便转过身朝后招呼。

  透过这个间隙,伏见弓弦看见刚刚小巷里的人统统都被一些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扭送出去,好像还有几个警察?虽然现在这么想会让他觉得自己有点毛病,但他还是为那些人接下来的遭遇担心了一把。

  雨好像小了点。

  持续了不短时间的失血让他现在头有点晕,因为下雨的原因血液中的血小板也并未派上用场,所以他忽然有些感谢眼前这个小孩子,虽然他的语气不算好。

  被他叫来的那个中年人对他进行了简单的包扎,所幸除了额头上的这一个伤口外便再无其他破损之处,不然伏见弓弦真的要怀疑自己会不会因为失血过多至死了。

  “没有什么大碍,只是会稍微有点贫血。”那个中年人看了看伏见弓弦,然后便向他汇报道。桃李点了点头,把手中的伞递给了他,随即站起身来俯视着他“喂,庶民,你的名字是什么?住在哪儿?”

  “伏见弓弦,暂无住所。”他用最简洁的语言朝着桃李说道,然后轻笑了一下。

  姬宮桃李微愣了一会儿,随即也笑了,他朝着伏见弓弦伸出手“既然我救了你这个庶民,那你以后就是我的奴隶了,记住你主人的名字叫姬宮桃李。”

  姬宫?那个财团?难怪说话都有股小少爷样,伏见弓弦在内心如是腹诽道。

  一旁的管家似乎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可是少爷......老爷那儿......”“就跟父亲说是我决定的,我需要的一个贴身保镖,而不是一堆大汉。”桃李瞥了他一眼缓缓说道,待管家闭上嘴不再说话的时候,他便又一次看向了伏见弓弦“那么,你的回答呢?”

  伏见弓弦觉得眼前这个小少爷有趣极了,隐下眸子底部的笑意后,他便支起身子单膝跪地,托起他的手在指间轻柔的落下一吻。

  “那么,我就是您的所有物了,少爷。”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