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根果好难剥呀

与星星共眠✨

【最王】Kornblume

 ※有一些私设,不过似乎不是很重要emmmm

※学院设,最原当过雾切的助手,并帮忙处理过一些案件

※矢车菊那个梗是真的有的

※有ooc吧....大概x

※标题的意思是矢车菊,是谷歌翻译的,如果错了请去打谷歌

※大概没有后续了

※以上都可以的话,请继续w

   夏日。

  蝉鸣,阳光。

  最原在校内不断穿梭,怀中抱着厚厚的资料,鎏金色的眼眸四处扫视着,努力的想要找到那个交给自己这项任务的人。

  “明明雾切前辈说最近会待在学校的......是又接到了什么委托吗......?”

  在最后一栋教学楼的最高一层搜寻无果后,最原摇了摇头像是终于说服了自己雾切前辈今天的确不在学校里面后,颇有些丧气的缓缓下了楼。

  似乎是有什么声音,隐隐约约的,很轻,轻到几乎让人怀疑它的存在。

  最原直起了身子皱了皱眉,想要去搜寻声源。

  虽然放假已经有了一段时间,但学院里面三三两两还是有着一些学生,不过他们大部分都在其他地方游荡,应该不会到教学楼里面来才对......

  那么,会是谁呢?

  反身踏上刚刚走下的楼梯,尽量将脚步放到很低,不去阻碍耳朵捕捉到那个细小的声音。

  似乎是离声源地近了些,那个声音也放大了些许。好像是在唱什么,声音里带着调子,而且依稀也能分辨出那人的音色了,是很清脆悦耳的,少年音色。

  在脑海里排除了好些人后,最终声音的主人依旧身份不明,稍稍在原地顿了一会儿后轻轻地从一间间教室外走过,不出所料的果然都空无一人,但是那个声音愈发清楚了些,想来离目的地也不会很远了。

  脚步最后停在最末尾的那一间门口,与别的教室不一样的,这间的门是透明的,玻璃质地。盯着里面不合规律铺就的木质地板几秒后,选择了抬起头正视房间里面的内容。

  ——眼眸略略缩了缩。

  那是一个有着紫发的少年,发尾乱乱的翘着,让最原不由得生出了想要帮他理顺的想法。他不是很高,目测的话大概只有一米五多一些,穿着学院的制服,站在淡紫色的纱帘内,面部稍微有些看不清,眼睛大概是闭着的,嘴唇一张一合继续吐露着歌词,手应该是搭在窗台的。阳光从打开的窗户内倾泻进来,洒在他的身上,就算隔着纱帘最原也知道那人的表情非常美好,因为他的声调略微抬了抬,似乎很开心的样子。

  似乎起了风,纱帘被稍稍吹起,形成的弧度将那人更好的包裹在内,就像是什么等待发掘的宝藏。那人似乎更开心了些,轻笑了一声后停了歌声,抬手将被风吹乱的发丝略理了理,身体前倾了一些,发出了些舒适的哼声。

  最原这才反应了过来,慌乱的想要掏出钢笔记下刚刚看到的,虽然他的记性足够好,但是有的东西用文字记录下来总是有着不一样的感觉。

  在口袋里未翻找多久就找到了钢笔和不知何时放入口袋的线圈本,准备寻找一页空白开始书写的时候,一枚干花悄然掉落到的地上。最原连忙将它拾起,并在脑海中回想了一下这枚干花的出处,忽的也想起来了一段话。

  “欧洲的某些地方有传统,人们把矢车菊摘下来压平放在口袋里,下次伸手近口袋无意中拿它出来的时候如果花形依旧很完整,那么就会遇到心上人,或者是会帮助你的人。”

  记忆中的雾切前辈从草丛内摘下了这朵蓝色的矢车菊,递给了他,说完了这句话后便继续开始侦查起来了,而他将这朵花看了片刻后就夹入了刚好带着的线圈本里,直到现在。

  把那枚干花放在手中观察了片刻,似乎是并没有缺损或是破掉的地方,非常完整。

  心上人,或者会帮助自己的人吗......?

  最原拿着花梗,抬头看了看那个依旧在享受着阳光与微风的人,又低头看了看手中依旧遗留着色彩的干花,心中忽的涌起了一些奇怪的感觉。

  还是更希望......会是前者呢......

  最原最后看了一眼那人,然后将那朵花夹回了原位,随即便从那个房间的门口悄悄走开,与刚刚走来时无异,不惊扰任何人和物,就像从未来过。

  

 

  “那个,雾切前辈,您知道学院里面有一个人吗?紫发,恩......或者说还有点乱乱的吧,不是很高。有这么一个人吗?”

  “嗯,的确有的,不过忽然问起这个干什么?”

  “啊......只是忽然对他很感兴趣而已......您知道他的名字吗?”

  “王马小吉。”

  是个好名字啊。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