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根果超难剥

是雅礼/南霁
墙头很多,一下子在这里一下子在那里。超烦,爱刷屏,愿意在评论里聊一聊我超开心的ww雷点少,吃拆逆,喜自设,但会写个预警之类的,请自带避雷针。不善言辞,不喜争吵,基本不回fo,欢迎找我玩。

凹凸/aph/es/dr
还有很多,爬墙很快

一点摸鱼x瞎写x

是个假车:)胡言乱语一大堆x



最原终一喜欢看着王马小吉说话。
或得意,或沮丧,或孩子气,或正经。
就算是知道那是谎话,他也会想继续听着。
偶尔看着那人一张一合吐露言语的嘴唇,听着难以分辨虚假真实的话语,就会很想封住他的嘴。
谎言,真实,一切都让他吞下,无论那人说什么,都不让别人听去。
或许这能被称作喜欢,或者这只叫所谓占有欲。
管它是什么呢,反正他这么做了。
惊愕也好,伪装也好,什么都好。
只要是那人的动作,表情,一丝一毫的神情变化他都不想错过。
世界是你的。
我也是世界的一部分。
那么,我也是你的吧。
混混沌沌的大脑里,蹦出了这样的想法,回过神来,紫色的眼眸里倒影着自己的模样,眼眸的主人又笑了起来,带着颊边隐不去的红晕。
"这个时候还走神啊,最原酱的注意力真不集中呢~"
他想说一点什么,但是最后放弃了,只是又一次吻住了那人的唇,继续刚才的动作。
深深浅浅的顶撞使得那人流畅的腰线完全塌陷下去,偶尔有些破碎的音节流露出来,都被他咽下。
不算意外的体力耗尽,先睡去的那人面容安详柔软,不像平日,总有些锋利和虚假。
他在稍微处理了一下两人的身体后躺在了那人身边,侧目看着那人的睡颜,手指轻轻理好那人的头发,最后犹豫了一下,还是吻了吻那人的额头。
那个问题忽然有解了,那种感情,不算喜欢,不算占有欲,不,占有欲是算的,不过这种占有欲的源头,是一种叫'爱'的感情。
他的脑海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名字。
最原小吉。
不错的名字。
他笑了一下,为那人盖好了被子,然后半揽入怀。
晚安,爱人。

评论(4)

热度(21)